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www.kj360.net >

当新排长遇到老班长“官之初”的第一步有不少“门道”

发布日期:2021-09-14 15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从军校来到部队,很多新毕业排长缺乏基层经验,加上自身能力素质欠缺,在日常管理、指挥训练中常常出现工作难开展等问题。

  班长是班排的“主心骨”,在基层建设中起着承上启下的作用。新排长要想在排里站稳脚跟,首先要得到老班长的配合和认可。新排长们怎样才能处理好与老班长之间的关系、找准自己的角色定位?迈好“官之初”的第一步,这里面确有不少“门道”。

  “在军校上学时就听说,下连任职要想踢好‘头三脚’,必须先过老班长这一关。”下连第一天,蔡信炜就见识了老班长的“威严”。

  那天,组织排内点名,班长讲评时,所有人军姿挺拔。当蔡信炜讲评时,不少人军姿松垮。这让蔡信炜很恼火。

  “一直认为排长是一排之长,那一刻我觉得排长的地位还不如班长高。”那一晚,蔡信炜难以入眠。

  第二天,连队要求各排出公差打扫环境卫生,蔡信炜的安排也没有老班长的安排好使。这件事再次让蔡信炜觉得,在老班长这座“大山”面前,自己显得能量不足。对于下一步工作的开展,蔡信炜变得有点不自信了。

  井光磊第一次参加连队训练,训练课目是战场救护组合练习。刚刚走上训练场,班长陈超林就在全排面前向他发起了挑战:“听说咱们排长在军校时是一名‘尖子生’,今天我想同排长比试比试,见识一下军校尖子的风采。”

  “比就比,谁怕谁!”虽然自己之前并未练过战场救护组合练习,但在战士们的鼓动下,井光磊还是选择硬着头皮上。

  “开始!”随着裁判员一声令下,陈超林娴熟地卧倒蹬腿,手脚并用、灵活快捷,很快就到达终点。再看井光磊,因为缺乏技巧、动作不协调,刚爬到一半就已筋疲力尽,一瘸一拐“挪”到终点……

  经历了这件事,井光磊觉得这是老班长故意给自己“下马威”,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认清排内的“高低座次”。

  担心老班长再次抛来难题,井光磊最终选择了“鸵鸟式”的回避。因为他清楚地知道,一旦自己和老班长较上劲,想要在排里站稳脚跟会更难。毕竟,老班长的“老”不仅在资历,还在人脉和经验,一旦老班长“撂挑子”不配合,自己既无根基、对基层部队也不熟悉,这无疑会雪上加霜。

  其实,像蔡信炜、井光磊这样的新排长在基层连队还有很多。他们刚刚走马上任时,满怀激情,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踢好“头三脚”、当好带兵人,可当他们的一些做法不被老班长认可时,常常容易失落,不知所措。

  新排长说话为什么没有老班长好使?是和老班长较着劲争个高低,还是先熟悉排里的情况后再说?这些问题,让不少新排长很困惑。

  新排长难立足,班长似乎成了最大的“阻碍”。难道是老班长故意跟新排长较劲吗?

 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多一个人分担事务,多一个人谋划决策,可以减轻班长的负担,对他们来说又何乐而不为呢?

  为什么老班长对新排长不放手?谈及这个话题,四级军士长王兴亚说出了心中的顾虑。

  3年前,王兴亚所在排来了一位新排长。这位新排长脚跟还没站稳,就制定了一个新规定:每天午休前、晚点名后,都要组织一次点名讲评。

  然而,这位新排长不知道的是,战士们的午休时间本就很短,还常常被他用来讲一些鸡毛蒜皮的事,晚点名到熄灯这段时间也不长,每次拖拖拉拉的讲评常常让很多战士洗不上澡,排内的战士怨声载道。

  “很多新排长刚刚上任就忙着踢出‘头三脚’,他们眼高手低、心高气傲,总觉得自己是一排之长,一厢情愿地开展一些不切实际的工作,甚至个别排长还有不小的官架子。这样的排长,我们又怎能放心把整个排的事务交给他管?”经历这件事,王兴亚对新排长的“胡乱弹琴”一直耿耿于怀。

  在基层,确有不少素质过硬的老班长,整个排在他们的管理下井井有条,而有些新排长不切实际的“横插一脚”,往往会打乱排里的正常秩序。

  班长王过就碰到过这种事。排里规定,几名体能较弱的战士每天早起半小时晨跑,但新排长到任后,为了让战士有充足的睡眠,也为了给战士留下一个好印象,取消了这一规定。因为这事,王过同新排长干了一架。

  “马上就要到年底了,几名体能不达标的战士平时又不够自律,年终考核不能因为他们而拖累了全排的后腿。”作为排内的“元老”,王过带领队伍年年夺得“先进排”,他不希望因为新排长的介入而使整个排走下坡路。

  班长们对新排长不放心、不放手,除了担心部分新排长“不会弹琴乱弹琴”,还担心部分新排长“关键时刻掉链子”。

  新排长许行健上任不久,连长让他带两名新兵布置运动射击靶场。许行健虽然满口答应,可一到现场却傻了眼:障碍如何设置、出发地线和射击地线设在哪里、保障人员如何分配……一系列的问题,让许行健不知所措。

  眼看连队即将带到训练场,可整个准备工作还没到位。所幸老班长黄志剑早有预料、提前赶来救场,而没有影响到全连的训练。

  “插手管理班排,容易与老班长引发冲突,不管吧,那以后谁还听自己的?”每当遇到管理上的矛盾,许多新排长总是徘徊在“管与不管”之间进退两难。

  有些新排长碍于自己的脸面,也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严,选择和老班长“硬碰硬”;还有一些新排长选择一味妥协,听之任之,以讨好老班长的方式求得“一团和气”。结果工作更难开展不说,还难以被战士接纳信服,对上、对下两头不讨好。

  显然,硬碰硬的对抗、无原则的妥协,都不可取,都会离老班长的认可和战士们的接纳越来越远。那么,什么样的新排长才是老班长和战士们所期待的呢?

  调查发现,难以被老班长所认可的往往是一些没有基层履历的新排长,提干、考学的新排长却能够快速地展开工作,掌握主动权。这又是为何?

  孔令桃刚刚走上排长的岗位不久,就带领全排顺利完成了一次上级赋予的大项任务。在排内,不仅战士们服从他的领导,就连老班长遇事也第一时间向他请示汇报,这一点,就连许多扎根基层多年的老排长也自叹不如。

  当被其他新排长问及带兵“秘诀”时,孔令桃说道:“其实并没有什么‘秘诀’可言。我考学提干前是本单位的战士,无论是对身边的战士,还是对周围的环境都了如指掌,工作开展起来很顺利。”

  与考学提干的孔令桃相比,从军校毕业的青年学员郑声文任职新排长就没这么顺利了。

  郑声文发现,基层连队与军校相比,无论是管理模式还是训练方式都有很大不同,尤其是专业技能的训练,很多课目自己在军校时从未涉猎,连自身的训练都过不了关,何谈带训组训?尽管老班长多次在训练时把指挥位置让给他,但郑声文一时不敢接手。

  不服输的郑声文从头做起,暗暗使劲。他凭着自己在军校时打下的扎实基本功,尤其是自己体能上的特长,埋头扎进训练场,没日没夜地强化技能。很快,郑声文就把攀登、捕俘、格斗等专业技能摸清研透,第一次参加连队组织的季度考核,郑声文就以综合成绩第三名力压众多老兵。过硬的实力,让老班长对这位新排长刮目相看,态度上大有改观。

  曹志云是地方高校培养的一名国防生,到基层任职后发现,基层很多方面对他来说基本都是空白。硬着头皮上,难免出洋相。

  “曹排长,今天由你来指挥大家唱歌吧。”一天开饭前,班长李波突然提出了这个建议,这让从未指挥过唱歌的曹志云手足无措。紧张和不安,让曹志云连跑位也频频失误,并且起调时由于声音太小,很多战士都不愿开口合唱。短短一首歌的时间,曹志云憋出了满头大汗,场下战士们的窃窃私语,更是让他无地自容。

  “归根结底,能力素质才是带兵人的底气。”如今,已经补上短板的曹志云感叹,过去由于自身能力素质不足,他不敢讲、不敢管,甚至连下达口令的底气都没有。

  新排长在老班长面前频频“呛水”,这样的现象在基层并不鲜见。对于许多已经走上更高领导岗位的干部而言,作为“过来人”,他们又是如何处理的呢?

  “在我看来,当好排长首先要做一名优秀的战士。”该旅保卫科科长高键任新排长时军事素质并不突出,工作开展也频频受挫,但为了拉近自己与战士之间的距离,他主动挂上列兵军衔,要求跟新兵一起站岗执勤、打草帮厨、打扫饭堂,每次出公差第一个往外跑的准是他。渐渐地,高键的低调真诚打动了排里的老班长,他们打心底里愿意协助、配合这位踏实肯干的新排长。

  “战士的思想一般比较单纯,能够得到他们认可的人,往往是能够和他们同吃苦、共患难的人。”连长刘晓远近年来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基层干部”,他刚当排长时,也曾闹了不少笑话。后来,在一次上级单位组织的跨区域演练中,刘晓远凭借自己体能好的优势,不仅全程帮助体能较弱的战友分担身上的辎重,夜晚还主动承包了3班岗哨,让其余战士有更多的休息时间。演练结束后,刘晓远发现,自己的被褥从原来的上铺被战士们搬到了下铺。

  万后后任职排长后不久,被战士们亲切地称为“暖心排长”。中士苗健康是万后后排里的一名班长,在一次谈心中万后后得知苗健康的奶奶患了重病正在住院,但他由于全年假期已经休完,按规定不能再休假了。了解情况后,万后后第一时间联系到机关领导汇报情况,同时给苗健康做思想工作。在他的多方协调下,苗健康的事假申请得到了机关领导的批准,最终如愿回家陪护奶奶。

  “在我看来,新排长就要下水多‘扑腾’,在频频呛水中才能学会游泳的技能。www.007lhc.com,”该旅政治工作部主任唐善积认为,新排长走上带兵人的岗位,岗位和能力要匹配,如果不能被班长和战士所认可,只能说明他在能力素质上离一名合格排长还有差距,需要接受更多磨炼。

  前不久,该旅又迎来了一批新排长。为夯实他们的基础,旅队认真组织新排长进行当兵锻炼,要求他们挂列兵军衔,严格落实“五同”,深入体验普通战士生活,补上“当兵”课。同时,新排长们还参加了集团军集中组织的新干部集训,从思想政治、军事技能、带兵管教等多个方面强化带兵基本功,帮助他们尽快熟悉基层、全面适应部队、胜任第一岗位。

  去年底,刚刚结束新干部集训的新排长肖利君,归队后积极投身到连队的火热训练中。训练间隙,他凭借专业特长,引导战士们放松肌肉,同时传授训练伤的防治技巧。走下训练场,肖利君颇有感触地说:“将自身的特长融入连队的建设,也可以拉近自己与战士之间的距离。新排长只要愿意沉到战士中间,信任信赖就会成为战士对他们最诚挚的回馈!”

  基层是部队工作和战斗力的基础,班排就是战斗力的“刀尖”。“刀尖”能否磨得快、挥得动、扎得透,一线带兵骨干起着决定性作用。

  “宰相必起于州部,猛将必发于卒伍。”大到练兵备战的导向立起来,小到一纸通知落下去,都与排长的能力素质密切相关。因此,让新排长在基层快速立足,发挥好带兵人的作用,对于强军兴军而言至关重要。

  新官上任“三把火”,新排长们也不例外。有的急于“点火”树威立信,想尽快在连队站稳脚跟,这种心情可以理解,但如果急于求成,往往会适得其反。“近水知鱼性,近山识鸟音。”新排长身入基层更要心入基层,倾注真情更要摸清实情,才能迈好“官之初”的第一步。

  新排长一毕业就到基层任职,就如同建高楼、打地基一样,底座越结实,高楼越稳固。基层是个大舞台,经一番摔打和磨砺,长一分见识和才干。新排长从军校来到基层任职,岗位变了,环境变了,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困难和挫折。直面困难,勇于挑战,是成长路上不可或缺的“营养品”和“催熟剂”。

  基层是门“必修课”,战士是本“必读书”。新排长要学会在兵堆里“补钙强能”,放下架子,扑下身子,把连队当成家,视战友为亲人。当官兵心灵共鸣的那一刻,你就成了战友心目中的好排长。

  老班长与新排长相比,对基层熟悉,管理经验丰富。与他们朝夕相处,既是战友也是搭档,这就需要新排长通过真诚实在的人品、虚心低调的姿态、灵活性与原则性相结合的管理艺术去赢得老班长的尊重和信任。既要发挥好老班长的骨干作用,也要把自身的特长优势发挥好,坚持原则,敢于担当,从而团结一致,心往一处想,劲往一处使。

  新排长“官之初”的“磕磕碰碰”是正常的,没有谁是天生的带兵人,上任就顶用、一干就干好。组织上对他们应当多放手,为他们积极创造条件、提供机会,帮助他们多下水“扑腾”进而找到游泳的窍门;过来人对他们也应当多帮带,不能求全责备,更不能急于求成,给予他们更多的包容和关爱,及时靠上去,拉把手,助力他们成长成才。